logo

糖寮

来源:海南农垦报 作者: 王录贵 时间:2018-03-09 10:05:08

糖寮,是民间用来煮制砂糖(也称糖条)的传统加工场所。小时见到的糖寮,其结构简单,用木条搭成一个略圆的架子,再盖上用茅草扎成的茅草片,就像是少数民族的茅草房。不同的是,盖上茅草片后,在屋顶中间留一个约有50至60厘米的小洞口,用来散发煮糖时蒸发的水雾。在糖寮中间,砌一个大灶,三口大锅呈品字型排列,糖寮周围透风,煮制砂糖时糖寮里温度高,好散热。

在上世纪80年代前,糖寮,承载着农民对温饱的盼望,承载着小孩子的向往。每到煮砂糖的季节也就是每年临近春节前的两个月,便进入了砍甘蔗、榨甘蔗取甘蔗汁煮制砂糖的繁忙且甜蜜的季节。大人们脸上写满收获的喜悦,小孩子脸上充满着幸福。因为,这就意味着大人们劳作一年后可以分红了,当时村里的主要经济来源就是种甘蔗,按计划任务上缴卖给国营糖厂后生产队便可以自行煮制砂糖,并拿到市场上出售,那些糖渣及断截的或不能凑成完整糖条的糖块,便分给社员们过年时制作甜粿和各种年糕之用。

儿时的记忆中,一到煮砂糖的季节,便是小伙伴们最为快乐的日子,可以到糖寮吃糖。所谓吃糖,就是待把甘蔗榨成汁水后舀放在锅里面,然后架起柴火猛煮,经过筛滤杂质、点放石灰等工序,待甘蔗汁水浓稠成糖浆时,就会散发出一股甜中带香、香中带甜的气味,这是糖“熟”的气息,这时候就可以“吃糖”了。否则,再过半小时,糖浆就彻底熟透了,该上“糖铺”也就是糖床了。在“糖” 未熟之前,我和小伙伴们就准备好吃糖的器具。材料是现成的,就是拿一支甘蔗拗断一小段,用刀把甘蔗辟开一小截,整理成汤匙状、锅铲状或是削成平板状,然后彼此炫耀谁制作的漂亮。吃糖有讲究,不能急,经过熬煮的糖浆温度很高,一不小心就会被烫伤,吃糖要先舀上或是沾上糖浆,不能舀或是沾得太多,且还得等到凉了才能塞进嘴里慢慢嚼品,其感觉十分惬意。

在中午或是傍晚时分,糖寮里的灶沿旁总是围着一大群人,有小孩、大人,也有近古稀的老人。就连那些刚过门的小媳妇也被那独特的糖浆香甜味所吸引,放下新媳妇的矜持,到糖寮吃糖。

糖寮是民众聚集的场所。生产队长会趁着大家吃糖的机会,部署明天要干的活儿;那些妯娌姑嫂们借着吃糖的空隙,聊着家常里短,聊着女人之间的事情,也有胆子较大的,大着嗓子把男女之间的事情描述得淋漓尽致,把那些小媳妇们逗得边吃糖边发笑,有些特别害羞的,用甘蔗沾满糖浆带回去慢慢吃;那些正值妙龄青春的少男少女们,总是有意无意挨在一起,手中虽然机械地舀着、沾着糖浆,眼睛却相互瞄着对方,嘴里说着只有他们才能听得懂的话语,边吃糖边聊。有时,他们聊得太入神了,手中吃糖的器具碰撞,糖浆粘在一起,甚似是恩爱的男女。有少男少女在糖寮吃糖吃出了爱的火花,留下了甜蜜的说料。上世纪70年代初,有两位女知青就是因为到糖寮吃糖,与村里两位帅小伙“吃”出了爱的火花,第二年,这两对年轻人在大队干部主持下,举行了简单而隆重的婚礼,当时的公社革委会主任还专门派人送来了几斤饼干和糖果,在当时轰动了很久。

糖寮,酿就了当时农村人的甜蜜生活;糖寮,演绎了时代的变迁;糖寮,已成了我人生一段甜蜜的记忆。

责任编辑:沈小玲

上一篇: 静物写生

下一篇: 金牛岭公园的绿

版权声明:

·凡注明来源为"海南农垦报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海南农垦报所有。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

·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  • 微信公众号

  • 搜狐 ◆ 海南农垦报

  • 头条 ◆ 海南农垦报

  • 网易 ◆ 海南农垦报

  • 微博 ◆ 海南农垦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