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
永恒的记忆

来源:海南农垦报 作者:林继宗 时间:2018-06-01 10:59:11

 那萧疏寂寞的小河畔,正是我常常萦绕的梦乡。我当年的知青战友小王就长眠在河畔的荒山上。

 带着祭品,满怀深情,重返农场;脚踩乱石,越岭翻山;山的气息,那么浓烈;一泓碧水,匆匆流淌。哦,遥望那胶林如海,身边处处芒果飘香,我们一行终于来了。亲爱的战友——小王,向您献上我们迟来的祭奠。

 哦,这难道就是当年,埋葬你的那座荒山。雾弥山岗,油棕片片,车道弯弯,野花烂漫。小河曲折优美,碧波清冽悠扬,小鸟婉转,歌声啁啾清脆嘹亮,这更像是世外的桃源,已消弥了那年的荒凉。历史在这里深深地沉思,又带我一步步走进梦乡。

 当年这小河曾死水一潭,石阻河道,难测深浅。两岸怪石嶙峋,四周沟沟坎坎。高大的乔木和密集的灌木,飞机草与野花随处可见,野兽神出鬼没,飞鸟常来常往。草木间飞动着山蚊与蚂蝗,林莽间阴湿的瘴气到处弥漫。这里呀,常常山洪爆发,一如地裂山崩,令人心惊胆颤。

 1972年那难忘的夏天,全师集结了数百名知识青年,和数千名老军工一起,雄赳赳、气昂昂,日夜兼程、浩浩荡荡,开赴这小河两岸。展开了轰轰烈烈的大会战,唤醒沉睡千年的大山,开荒辟地,辟地开荒。两月奋战,露宿风餐,开辟出五千亩橡胶园。这可是我们敬爱的师长,以党性立下的军令状,那年月的文艺宣传队,和高音喇叭总在喊。

 机声轰隆,烟雾弥山。开荒大会战已经打响。可天有不测风云呵,老天爷的脸说变就变。乌云压顶的天空,忽然,雷电交加,风雨撼山,昼夜不停,天昏地暗,在这四季皆是夏,一雨即成秋的地方,炎热的夏季悄然间,已经变得寒气袭人。

   就在这危机四伏的夜里,山上的马灯渐渐被风吹熄。远处,沉鼓闷雷似的声音传来。山洪暴发了,惊天动地。可是,我们开荒的勇士们,由于连日酣战太累太疲,还在山坳里呼呼大睡,和着军衣与雨衣。梦乡里的勇士哪里知晓,这是十年一遇的狂风暴雨。

突然,山那边传来几声巨响。决堤了!大水库决堤了!!几十米高的大水,倾泻而来,从天而降。顷刻之间,小河两岸,已成泽国茫茫。大难临头了!临头的大难,惊心动魄的军号,响彻了河岸山岗,栖身的茅屋已经倒塌,大水冲走了柴米油盐。梦中的勇士们惊醒了,迅即投身于抢险大战。坏了!救人哪!救人哪!洪水卷走了知识青年。

人们奋不顾身,抢险救难。可是黑夜中咆哮的山洪,就象野蛮的群兽那么疯狂,张开它们饥饿的血盆大口,将卷走的知识青年无情吞咽……

天渐渐放亮,当人们从下游找到他们时,已经欲哭无泪,无力回天。一共有十一名知识青年,有的半拉着手,有的紧握双拳,有的抿嘴咬刀,有的圆睁双眼,有的怀抱山刀,有的抱住炸药不放。

    今天,我们又来到这难忘的小河畔,但见萋萋芳草长满两岸。悄悄寻找,默默无言,终于找到烈士长眠的那座荒山。小坟堆已经培上新土,松柏树为烈士支撑蓝天。

    小华、小甘、小伟、小常,是否听见了我们的呼唤?战友们千里迢迢看你们来了,大伙儿就站在你们面前,我们都是当年的开荒牛。如今茫茫荒山已成万顷胶园。只痛惜你们英年早逝,永别大伙,长眠南疆。你们久久地厮守着南疆的太阳和月亮、大河与高山,厮守着漫漫胶园。

而今,我们还记忆犹新,你们壮烈牺牲的情景,和千人送葬的那一天,排成长龙的队伍默默行进着。人们对天喟叹,肝肠寸断。号啕与抽泣之声不绝于耳。风雨大作,雷鸣电闪,那令人断肠的大悲伤,永刻在活着的知青们心间。

墓畔树林里的鹧鸪叫了,归巢的鸟雀也显得悲伤。暮色已经悄悄来临,我们就要告别墓中的伙伴。

安息吧,永生的战友!愿你们永驻幸福的天堂,我们带走的是墓前的石块与泥土,留下的是永恒不变的怀念。

感谢常常上山的人们,感谢上苍,感谢大自然,让我们永驻南疆的英灵永远安然,安然地长眠在绿水青山之间。

责任编辑:沈小玲

版权声明:

·凡注明来源为"海南农垦报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海南农垦报所有。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

·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  • 微信公众号

  • 搜狐 ◆ 海南农垦报

  • 头条 ◆ 海南农垦报

  • 网易 ◆ 海南农垦报

  • 微博 ◆ 海南农垦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