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
红花河畔的歌声

来源:海南农垦报 作者: 石永进 时间:2018-06-01 11:04:41

    广州军区生产建设兵团一师六团七连(东红农场)座落于琼海内洞山中,热带雨林与橡胶林在山头间相互交错与掩映,七连就在一个小山头上,三面为橡胶林包围,清澈的加浪河水,从西面山坡流向万泉河。因七连原系红花队,汕头知青都喜欢把加浪河称为红花河。

    知青来到内洞山,正是农垦开荒大会战时期,有时午休时间也要加班,有时晚上要挑灯夜战,但没人叫过一声苦和累。那时,连队的业余文化生活很单调,除了工休时听听团部广播站的有线广播,偶尔也打打蓝球,团部派人下连队放电影,但所放映的影片不是那几个京剧样板戏,就是被知青戏称为“老三战”(地道战、地雷战、破袭战)的电影,大家都说真的看腻了。

    为活跃连队业余文化生活,时任连队文书的汕头知青张洁生组织连队部分知青,编排了一些舞蹈,准备在连队演出,自娱自乐。为配合当时开展的政治活动,我动笔编写了天津快板《整党建党就是好》,由张洁生和汕头女知青李小莉进行排练,效果不错。

    1970年底,为做好橡胶树新开割的准备工作,连队动员知青报名参加割胶培训工作,我着手创作了表演唱《练刀》,通过演员对唱表现了割胶两种截然不同的工作态度,颂扬了为革命勤学苦练割胶本领的主人翁精神,抨击了马虎应付不负责任的工作态度,受到大家的好评。此外,我还编写了快板、三句半、对口词等短小  精悍的节目,使演出的节目更加多样化。

    从自发进行业余文艺娱乐活动,到打着连队业余文艺宣传队的旗号排练,都是用晚上、星期日的休息时间进行的。宣传队员中有不少是割胶工,晚上11点结束排练后,回去只能睡三、四个钟头,三更天就要上林段去割胶。

    记得第一次演出是在连队蓝球场上进行的,地上点着两盏汽灯,因为在家门口看演出是有史以来第一回,全连男女老少全出动,大家怀着欢欣的心情,对每个节目回报热烈的掌声。看到动人之处,大家掌声喝彩声不断,气氛十分热烈。值得一提的是,连队托儿所保育员、海南女知青莫宁希组织了几个学龄前幼童排练了几个节目,和连队业余文艺宣传队一同演出。两名女幼童在扮演《红灯记》中的李奶奶与李铁梅惟妙惟肖,特别是演李奶奶的小演员神情非常生动逼真,让大家赞不绝口。

    那时连队业余文艺宣传活动十分活跃,不少知青要求参加到宣传队伍中来,并主动向团组织表达入团的愿望,团支部先后吸收10多名知青入团。七连开展业余文艺宣传活动,也吸引了内洞区兄弟连队知青中的文艺爱好者,他们主动表示愿意参加到七连的业余文艺宣传队伍中来。

    为扩大宣传效果,连队的业余文艺宣传队除了到内洞区演出,也到区内的兄弟连队演出,还曾站在大卡车上,赶了40公里路到师部小礼堂演出。演出后赶回连队己经深夜了。那时晚上在内洞区对着昏暗的煤油灯看

曲谱、对台词总让宣传队员感到很吃力,听到团部拟在红花河上修建水电站的消息,大家十分高兴。1970年,水电站动工,队员们也参加了筑坝挑土的劳动。几个月后水电站完工发电,虽说坝址落差与水流量的缘故,让人感到电力不足,但在宿舍迎来电灯光的时候,大家情不自禁地欢叫起来,有的知青说,这下可告别煤油灯的时代了。我也感到很开心,今后再也不用陪伴小马灯去编节目、写报道了。

    往事悠悠,如今我与原七连业余文艺宣传队队员相聚闲谈时,自然会回忆起当年如烟往事,回忆起红花河畔曾经荡漾的欢声笑语,都感到汗水并没有白洒,因为大家共同奋斗过,曾经用歌声为人们带来了笑声和欢乐,曾经为发展祖国的橡胶事业发挥过积极的作用。

20180601110422392708_thumb.jpg

大合唱,我们的共同名字叫知青。    陈勇 摄

责任编辑:沈小玲

版权声明:

·凡注明来源为"海南农垦报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海南农垦报所有。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

·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  • 微信公众号

  • 搜狐 ◆ 海南农垦报

  • 头条 ◆ 海南农垦报

  • 网易 ◆ 海南农垦报

  • 微博 ◆ 海南农垦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