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
过年那些事

来源:海南农垦报 作者: 时间:2018-02-07 11:12:10

过年那些事
■ 贺清梅


抢 票

    在外打拼,回家过年,是亘古不变、绵延千年的传统习俗。根深蒂固,很难改变。眼瞅着年的脚步越来越近,买票成为当务之急,不少人几近疯狂。有人为此专门下载抢票软件,24小时拿手机等待机会。没软件的朋友,抢票的机率几乎为零,运气好的偶尔如愿。不会网上操作又赶着回家的人,只好选择半夜鸡叫时分跑车站排队。有些人甚至通宵达旦守在站台,以为去得早就能如愿买到票,殊不知,当下网购票早以超越窗口票的速度。
    在没有网络购票的时代,想要回家过年的人,必须亲自去车站排队买票,这种方式购票,赶早去的人,一定是先得到车票的人。我父亲为求一张回乡的火车票,有过连续三天半夜起床,出发到城里车站排队的经历。虽只是一张站票,但父亲还是激动得手足舞蹈。火车厢被人群拥堵着,站的人比坐的人还多。但终于可以回家,足矣。想到此,再苦再累也值得。
    前些日子,网上爆料一大爷因不会网上购票,三次到站台购票无望,情急之下,给服务员下跪求票,未果。跪求票的场面是否感动在场的人,是否有人愿意在关键时刻,把自己千辛万苦求来的车票送给老人,我脑子里在瞎想,真心盼望奇迹发生。
    每年春运期间,机票、火车票、汽车票都是疯抢,抢到的兴高采烈,未抢到的一脸愁容。但回家的信念不改。邻居家的儿子在广东打工,一到年关,爸妈在电话这端询问:儿呀,抢到票没有?电话那端回答:还没有呢。于是爸妈心急如热锅上的蚂蚁,寝食难安。在抢到头昏眼花、无可奈何的情况下,孩子与同学花大价钱一起拼车回到海南的家,爸妈那颗悬着的心总算安放下来。
    我表弟每年回家过年,因为害怕抢票,自己开车回家。本以为开私家车方便快捷,岂料,他忙至年二十九才能踏上回家之路。这个时间是春运高峰期的最后期限,他在高速路段堵了整整12个小时,这是他开车以来堵车最久的历史记录。那12个小时,感觉“一秒钟也像是缓慢的钟摆”,车上的孩子们睡醒了吃,吃饱了睡,好在备足干粮,不然在这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的高速路上,去哪找吃的。因为一起交通事故,差点连年夜饭都没赶上,想想都揪心。
    父母在五指山养老,我每年陪着他们过年,从不为抢票而烦恼,想想真幸运,哈哈!

年 货

     生产队菠萝蜜树下挂着的那口破钟连敲三遍,职工知晓队长要亮大嗓门开叫了,果不其然,很快传来:“各家各户,发年货了,每家猪肉三斤,鱼一条,大家排队去食堂领啊!”队长话音刚落。很快,拿着篮子、脸盆、水桶的人群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。食堂门口迅即排成两列长队。这个画面是父辈那代人分年货的情景。那时,人没钱购置年货,队里分发的猪鱼肉就是最奢侈的年货了。时隔半个世纪,那段回忆依然温馨,回味无穷。
    记忆里的故事,已离我们渐行渐远。依旧是过年。又至年关,买鱼、买肉、买年货成为最热门的话题。同事、朋友见面就问:买年货了吗?都买了啥。今日周末,微信群成员热点话题是探讨买年货。五百号人的群,群员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文友。群规定:本群主要发本人文学作品链接供大家学习探讨。谈过年习俗,谈健康饮食也是一种文化。来自五湖四海的人,过年的习俗各有千秋。北方人包饺子,南方人杀鸡宰牛、做年糕众所周知。除了北方和南方,其他地方又是如何购置年货的呢?静静听着来自四面八方的群员讲述,我知道了山外的世界亦十分精彩。
    老孙来自新疆,他采购年货和多数人一样,左手拉着购物车,右手在货架上挑选。偌大个超市逛一圈,满载而归。红姐来自广州,她购买年货从不出门,更不会像老孙一样拉着购物车去超市耗费半天时间。所有年货全在手机上搞定,当然认准品牌是关键。
    网上购物,一是不出门户,可买到心仪的物品,二是价格比实体店便宜,三是快递哥送货上门。一部手机随身带,年货一点一点添加。赶上商家推出的购物节,买三百减三十,买二百减二十,傻傻地以为省了几十元而沾沾自喜,殊不知,商家除去本钱还赚了大头。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,不差钱的人越来越多,购年货,购健康年货已成人们的积极追求。


上一篇: 回家过年

下一篇: 大地飞歌

版权声明:

·凡注明来源为"海南农垦报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海南农垦报所有。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

·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