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> 海南农垦报简介 | 广告价目表 设为首页     加入收藏
首    页 海垦要闻
最新动态 国内大事
海垦经济 海垦商情
海垦特产 种养技术
海垦文化 海垦人物
海垦时评 往事新忆
图片新闻 怀旧照片
海垦风光 海垦游踪
海垦概况 海垦企业
海垦人事 读者留言
公告通知:
新闻推荐    
·八一总场公司荣获“全国厂务公开民主管理
·邓兴国到海胶金鸡岭分公司上党课
·省农垦建工集团荣膺2017海南省百强企业
·保国分公司职工重视柠檬技术管理
·集团工会组织工作组到东昌检查帮扶工作
·“法律大讲堂”到蓝洋开讲
·阳江农场公司齐心协力防御“卡努”
·东新农场公司牵头做好困难帮扶救助对象互
 
海垦风光    
奇美三道
美丽八一
南田风光
中建:湖光山色
 
 往事新忆 首页 - 往事新忆 - 详细
那绕不开的味道
发布时间:2017-6-2 信息来源:海南农垦报 浏览量:7452  【  】 

那绕不开的味道
■ 李莉红

    1987年的端午节,那是我在通什读书第一个端午节。
    端午节那天早读课,几个畅好农场的同学带着粽子在教室里。当剥开粽叶,那淡淡的粽香在教室里弥漫开来,飘到教室的每一个角落。坐在教室里的同学被粽子浓浓的香味所吸引,把端午节作为讨论的主题,特别是班上的女同学,不知是思乡的缘故,还是对美食更敏感的缘故,七嘴八舌地说开了,讨论的热情慢慢高涨起来。
    “真想家!每年粽子节我妈都会包粽子,有花生、有饭豆,最好吃的是粽心那块肉,虽然不大,我妈却能把那些肉做得香喷喷的,每次吃粽子我都先咬两大口,看到那块肉,心里立马踏实和富足。”同学琴说完不由叭咂两下嘴。
    “我妈妈包粽子的技术绝对是一流,不仅样式标准,那内容也绝对是之最。金灿灿流油的腊肉和扣肉被滑滑嫩嫩的糯米裹着,狠狠咬下去,哇!立马让你明白什么叫珍馐美味,什么叫垂涎三尺。”同学莲夸张的表情勾起大家的思绪,大家你一嘴我一舌地说起自己家的粽子。
    “不知通什街上有粽子卖不?要不我们下午放学去看看,买个粽子给自己过节。”在回宿舍的路上,女同学舍长蓉的提议得到大家的赞同。
“我想家!想妈妈!呜……”回到宿舍,年龄最小的小燕子毫无顾忌地放声哭了起来。
    大家都静了下来,没有人安慰小燕子,大家的心情都一样,都想家了。小燕子哭了会,竟然睡着了。
    我睡不着,躺在床上静静看着宿舍窗外的芒果树,树上的芒果在还没成熟之前,就被男同学摘完了,唯有树叶在风中摇曳,那摇曳的身姿和家里门前那棵芒果树一样,让我倍感亲切。
    我知道,我也想家了。
    其实五月初五端午节,是一个并多起眼的小节日,但对于孤身在外的我,都会把每一个节日牢牢记着。
    往年端午节如果是星期五,学校会破例放假。班上的同学都是来自海南农垦的各个农场,端午节回家时,大多同学和我一样回家途中要转几趟班车。我回家一趟,从通什到金波有200多公里的路程,经常是早上出发,到家时已是夜晚,头顶着漫天星星奔向等候在门口的父母。
    在农场,当时过端午节简朴而平淡,既没有赛龙舟,也没有喝雄黄酒之类的讲究。端午节包粽子,吃粽子就是过节的象征。
    每年的端午节母亲做的三角粽子可谓色香味俱全。一到端午节,母亲会到菜市场买七、八斤五花肉,和买的猪肉罐头一起放到大锅焖透,上山采摘翠绿的箬叶,放在锅里煮几十分钟,捞出来晾干,把泡软的糯米包在箬叶里,经过长时间的蒸煮,箬叶和糯米的香气与营养已浑然一体,吃的时候再一层层剥开绿色的外皮,露出诱人的粽子,用手轻捧起来,咬上一口,软糯中略带弹性,满口盈香,真的是舌尖上的美味。
    我很喜欢吃母亲包的粽子,每次吃粽子的时候,总想一年四季都能吃到母亲包的粽子那该有多好!母亲看到我那么喜欢吃粽子,吃粽子时总会把粽子中间带肉的部分,先用勺子挖出来给我,才吃掉剩下的。那一刻,我深深感受到母亲的爱。
    记得那一年,我在学校读书不注意饮食,导致身体营养不良,父母得知后心里很着急,想尽办法为我补充营养。但在那物资贫乏的年代,却很难买到什么好吃的为我补充营养,最后父母想到了我最喜欢吃的粽子。母亲常到周围的农村买几斤糯米和半斤猪肉做成粽子,煮熟后叫父亲带给我。每个星期三的下午,那是我最快乐的时光,因为父亲从家里带粽子给我。
    记得那天下午第一节课还没下课,学校教导主任过来告诉我,父亲来学校了,就在楼下等我。没想到父亲来的这么快,以前都是傍晚才来到学校送粽子给我,后来我才知道父亲坐早晨4点钟的班车,一路颠簸赶到了学校。当我看见父亲背着一个黑色的旧式皮挎包站在教学楼门口时,看着他身上的汗水已湿透了衣襟。一股深深的父爱袭上我心头。
    “这是我带给你的10个粽子,宿舍里的10个同学,每人一个。”父亲顾不上休息一会,便从挎包里拿出10个粽子递给我,擦了擦脸上的汗水,告诉我:“你妈妈知道你爱吃,昨晚就煮好,一早叫我给你送过来。”
    把粽子放到宿舍,父亲赶到汽车站。走时父亲回头看了看停在路边的班车,跟我道别:“班车就要开了,我得赶回通什车站,顺利的话,晚上就可以到家啦。”
    父亲转身匆匆走了几步又转头走了回来,边走边从裤袋里掏出一小扎叠得很平整的钱,从中抽出两张递给我:“自己肚子饿时买一些东西补营养,照顾好自己。”
    父亲向启动的公交车跑去,跑了几步又回过头,看我还站在原地,便挥挥手:“快回去上课。”
    载着父亲的公交车渐行渐远。回到宿舍,我迫不及待打开父亲的送来那个袋子,一股淡淡熟悉的粽香迎面扑来,那是充满父母浓浓的爱……

责任编辑:沈小玲      
返回上一页  
  相关新闻
·知青情怀惠亲人
·广州知青为我家做家具
·深更半夜黎村山寨广播毛主席最新指示
版权所有:海南农垦报 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 技术支持:海南中橡电子商务有限公司
农垦报地址:海口市海垦路13号绿海大厦 邮编:570226 邮政代号:83-2 总访问量: 90063997 今日访问量:12119
行政办:0898-31665379 编辑部:0898-68918507 广告部:0898-68915915 传真:0898-68921143 琼ICP备案:09002642号-1